战斗记实——整合版

楼主
战斗记实——整合版

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[COLOR=red][SIZE=3][B]引  子[/B][/SIZE][/COLOR]

       [COLOR=red][B][SIZE=3]二十年过去了,可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当年的战斗,那年的战场,那时的编号,这些往事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,仿佛都不曾远离,我们是有幸的,因为我们曾保家为国过,我们也是不幸的,因为我们目睹了太多的生离死别。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过后,我努力的寻找着属于我的那一米空间、、、、、、
     仅此篇献给热爱老山兰的网友和我曾经的战友,让我们一同缅怀长眠在南疆的英烈们![/SIZE][/B][/COLOR]



[SIZE=3][COLOR=blue]坚守1426高地防御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5年5月8日至6月10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在坚守1426高地防御期间,抗击越军15次大口径炮火袭击,粉碎5次小股兵力偷袭。5次对敌实施炮击,歼敌21名,摧毁屯兵棚2栋,火力点2个,我雷伤1人。

    1426高地为老山右翼的重要屏障。该高地由5个山头组成,(编为1、2、-2、3、4、号阵地)其西侧1.4公里的1436高地由守备2团14连防守。

       1426高地当面之达莫扣,1058高地分别为越军谓川5营3连和881团一个加强排防守。

       奉上级命令,我部即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二个排的兵力,配属轻机枪3挺、高机、重机各2挺、82迫击炮3门、100迫击炮3门,于5月8日18时接替13军侦察大队2连防务。

        5月2日、6日,我部军副参谋长白绍珍、侦察大队、中队主要领导先后2次上阵地勘察地形、敌情,研究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系,参谋李恭平带骨干进驻阵地见学,熟悉情况。

       8日18时接防后,各阵地迅速组织昼夜观察、潜听;11日20时18分,观察员王泰山发现3号阵地西南约300米有灯光、并听到碰竹子发出的响声,即以火力封锁,粉碎了敌人偷袭 。

       14日23时08分、发现2号阵地西北凹部有灯光,15日8时、教导员李应魁带工兵3人组织搜索,发现周围植被踩倒,排除3枚地雷。

       16日19时至24日6时、连长朱家林带2班4人、工兵2人,排长李树凯带1班3人、工兵2人,分别在1号阵地西南侧沟谷和4号阵地前沿组织设伏。

       25日9时05分、敌乘我开饭之机用120迫击炮向我3、4号阵地射击,我即进入防炮洞,避免了伤亡。

      26日14时35分、达莫扣之敌向我-2、3、4号阵地发射炮弹40余发,我82迫击炮、100迫击炮予以还击,发射炮弹52发。

     31日4时30分、越军以团规模兵力向老山发起进攻,向我阵地发射炮弹100余发、并以小股兵力从4号阵地东南方向对我偷袭,当进至前沿约50米处时我突然向敌开火,歼敌10余人、余敌逃窜。

     14时40分、我82迫击炮、100迫击炮对进攻老山之敌实施火力压制,发射炮弹186发,打乱敌战斗队形,配合了主战场行动。

     6月3日9时、发现达莫扣高地前沿有散兵活动、并不断对我实施观察,我先后4次对敌暴露人员实施“冷炮”袭击,发射炮弹259发,歼敌10余名,摧毁屯兵棚2栋,火力点2个。

[COLOR=blue]典朗东南地区伏击捕俘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5年6月28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33人,在典朗东南地区成功地组织了一次伏击捕俘战斗。生俘越孟康县大队1营3连上等兵2名,缴获苏式冲锋枪2支,匕首2把,子弹54发,手雷1枚,越币150元。我未放一枪一弹,无一伤亡。通过审俘,查明了孟康县大队编制、装备、兵力部署等重要情况。

   典朗位于越孟康县新马街东北,距国境线0.6公里。该地区地形复杂,植被茂密,山高岭峻,陡崖较多,高差达1000余米。以斋河为界,以西为越方。斋河宽40余米,水深1—2.5米,水流湍急。

   侦察发现、花西盼驻有越军一个营,1082高地为敌前沿哨所。敌活动猖獗,常派小股兵力从典朗东南小路经1号界渗入我境进行侦察袭扰。为维护边境地区安全,进一步查明该地区敌兵力部署、阵地编成和打击敌人嚣张气焰,我部决心在1号界地区寻找战机、捕捉俘虏。

   5月20日、我侦察队分别在1356.5高地、1342高地开设了基本观察所。26日又派出3个小组对地形、民情、敌情进行了深入广泛的调查,并先后组织了15次低近侦察。发现典朗至仑山悬崖下有一条小路,常有2—6名带枪越军每天6时至11时、17时至19时下山,且边行进、边观察搜索、警惕性很高。有时越军也化装成边民、进入我境埋设地雷、抢我民财。通过一个多月的不间断侦察,查明了新马街地区越军前沿部署、阵地编成、地雷布设和地形等情况。

    6月9日、根据掌握的情况,我侦察队研究制定了伏击捕俘方案:组织一个侦察群,并使用中队长马振祥研制的“鬼子懵”(用黑色火药制成的烟火发射器),在典朗东南地区设伏,力争打无声战斗。侦察群编为4个组,分队长项旭平带侦察员9人,携带微声冲锋枪6支,冲锋枪4支,861电台1部,7013对讲机4部,组成捕俘组,在典朗东南400米处敌必经小路设伏,捕捉俘虏;副队长张海利、军医刘英杰等5人、携带**1支,冲锋枪4支,861电台1部,组成救护组,配置在1号界碑南侧,随时准备前出,抢救伤俘、伤员;参谋朱海平带11人,携带轻型冲锋枪4支,冲锋枪8支,861电台、10瓦单边带电台各1部,组成接应组,配置在岩龙山东南950米处,随时准备支援、接应捕俘组的行动;队长马振祥、副教导员曹志振等6人,携带**1支、冲锋枪4支、机枪1挺、861电台、10瓦单边带电台各1部、组成指挥、掩护组,配置在1号界北侧,指挥和掩护侦察群的行动。

    方案确定后、除少数人员继续在1号界地区实施不间断观察、掌握情况外,侦察队按战斗编组,在驻地附近选择了与作战地区相似的地形,携带与作战相同的装备,重点演练了走、藏、打、抓、联、撤6个课题,并挑选5名假设敌,按预想情况进行了反复多变的对抗演练。还重点进行了捕俘手与“鬼子懵”的协同动作训练。经战斗动员和侦察队领导多次检查验收,人人达到了敌情明、地形明、任务明、打法明、协同动作和联络信、记号明。

    6月27日20时30分、侦察队从田湾出发。按接应组、指挥掩护组、捕俘组、救护组的顺序,沿凉水井西侧、岩龙山于24时0分进至1号界。在此侦察队长召集各组长、捕俘人员现地进一步明确了任务及协同动作,曹副教导员进行了简短动员。28日1时30分,指挥掩护组进入预定位置,掩护捕俘组渡河。1时45分捕俘组副组长王会显、孙士杰拉着绳子首先渡过斋河、并进行了搜索,无异常情况后发出了渡河信号。2时10分、出境人员抓着绳子顺利渡过斋河。尔后交替掩护,沿边民走过的小路绕过雷区,4时35分到达伏击位置。因地势较低不便观察,组长项旭平当机立断将伏击区向北移动100米、并组织对周围进行了搜索,明确了每个捕俘手的位置。为避免留下痕迹,战士王献光、田荣宽赤脚设置好“鬼子懵”(用黑色火药制成的烟火发射器)。项组长逐人检查荫蔽程度、并扶起被踩倒的茅草,确认万无一失后才进入指挥位置,5时0分侦察队全部潜伏完毕。

    6时30分指挥组发现从山崖口小路下来1人,穿便服未带枪及时通报捕俘组并令荫蔽待机,后经仔细观察判断是越民即放过 。7时50分、8时20分又从该小路下来两批12人,确认是种地的越民又将其放过。9时25分、一妇女带小孩过伏击区并逗留10余分钟,捕俘组沉着冷静继续荫蔽。10时10分、从小路上下来2名越军,1人戴单军帽、穿便服,1人戴盔式军帽、穿军用衬衣,两人均携带冲锋枪,前一名越军边走边搜索观察。指挥组及时通报捕俘组、并令做好战斗准备。当前一名越军距伏击区警戒位置5米远时,停留观察了约3分钟,并将子弹上膛手握板机端枪搜索前进,后一名越军侧挎枪跟进。10时20分、越军进入我伏击圈,当前一名越军行至我第三名捕俘手时,马队长令“执行03号方案”(只抓不打)。捕俘组长发出捕俘信号,捕俘手王献光按下“鬼子懵”闸刀开关,顿时火光一闪、浓烟腾起、并将前一名越军击中。此刻王献光首先跃起,“由后抱膝”抱住越军,越军惊慌失措欲扣扳机,捕俘手李俊学扑上去抓住越军枪管向左上猛推,8发子弹从两名捕俘手的头顶飞过。越军拼命的挣扎,捕俘手秦喜凤也猛扑过来,3名捕俘手和越军一起滚下山坡,这时秦喜凤按住越军头部,王献光、李俊学各抓越军的左、右臂,组长项旭平夺下敌枪,对敌腰部连击三下将其制服。后一名越军在“鬼子懵”发射后拔腿回逃,边跑边开枪保险,捕俘手张金勇扑向敌人,右手抓住敌枪护木,左手打掉敌开保险的手,并将其按倒。敌仍企图打开保险,张金勇立即用脚踩住保险卡。此时捕俘手胡明春扑上来将敌“贯耳锁喉”,张金勇夺下敌枪,敌仍做反抗,胡明春用微冲在敌头部连击数下。接着在孙士杰、田荣宽两同志协同下将敌制服。从发出信号至搜身上铐、撤离伏击区仅用了3分钟。

    捕俘信号发出后,接应组、救护组即前出接应。捕俘组按照分工6人押俘回撤,4人消除痕迹、断后掩护。敌顽抗不走,我即用越语对他们说:“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,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”。敌见反抗无用,便停止挣扎。10时35分、救护组与捕俘组会合、并协助捕俘组押带俘虏。11时0分撤至我境,17时30分、顺利回到田湾,29日1时25分我侦察队全部返回驻地。
 
[COLOR=blue]爱头西南地区伏击捕俘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5年11月3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31人,在爱头西南地区组织了一次伏击捕俘战斗。俘敌1名(押至我境后因失血过多死亡),毙敌19名,伤敌3名,摧毁敌营房3栋,我无一伤亡。

    爱头位于我小坝子区江寨当面,距国境线1.5公里.爱头以北3公里为发隆,以南3.5公里为大丫口,分别驻有越军一个排(约20人)和公安屯(约120人)。997高地、发隆东南无名高地各驻有一个班的兵力,且工事完备。爱头有武装民兵30余人,其东侧无名高地为民兵哨所。大丫口公安屯之敌常沿路去发隆联络事宜、购买物品,每次1至8人不等且比较麻痹。针对这一情况,我侦察队决心在爱头地区选择有利地形、设伏捕捉俘虏。

    爱头地区山高坡陡,坡度50~70度,高差1200余米。中越两国以大梁子河为界,大梁子河河宽约20米,水深1~1.4米,河谷植被茂密,其余地区植被稀疏。

    确实查明情况。侦察队于7月2日向小坝子、江寨派出了侦察组。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培养了数名群众情报员、并分别组织了16次国境线附近的观察,4次低近侦察。掌握了大丫口、发隆地区越军兵力部署、主要装备及爱头、空龙武装民兵情况,特别是对大丫口至发隆运动之敌途经的路线、人数、武器携带、警惕程度等主要情况做到了了如指掌。9月28日、侦察组化装成边民渗入爱头西南1117高地东北侧进行了潜伏观察和照相,查明了伏击地区地形。

    拟定战斗方案。根据爱头地区的敌情、地形,侦察队制定了伏击捕俘方案:参谋赵文富带14人组成伏击组,其中王忠良带9人组织设伏,捕捉运动之敌,赵文富带4人向大丫口方向警戒,负责左翼安全。副分队长王会显带8人组成掩护组,配置在1188高地,保障伏击组右翼安全。分队长薛登荣带军医刘英杰等6人组成救护组,配置在584高地、并控制边民活动。参谋邓荣坚带10人组成接应组,配置在584高地东北侧隐蔽,随时准备前出接应。分队长李平春带炮兵小队、李勇带高机小队,携带100迫击炮3门、高机2挺,分别在1216高地北侧凹部、1341.5高地东北侧占领发射阵地,以火力支援伏击组战斗。副队长陈晓孔带40人组成保障组,负责运送弹药和生活保障。侦察队长马振祥带10人组成指挥组,配置在1341.5高地。

    组织战前训练。根据作战方案,进行模拟训练:一是着重训练捕俘动作,使捕俘手对各种情况都能处置自如。二是针对接敌途中村庄多、植被少的情况进行了伪装、化装训练。三是进行负重爬山训练。四是组织了6次沙盘推演。五是演练各种的协同动作和特殊情况处置预案,按方案演练了战斗全过程。

    11月2日3时0分从小坝子出发,4时30分指挥组在1341.5高地开设,高机、100迫击炮小队分别在1341.5高地东北侧、1216高地北侧凹部占领阵地。5时30分伏击组、掩护组、救护组、接应组到达487高地西南大梁子河底隐蔽待机。17时30分组织各组长现地明确渗透路线。18时按掩护组、救护组、伏击组、接应组的顺序越过界河。3日1时40分、各组准确进入预定位置。伏击组发现原定捕俘区植被太差,随决定北移70米并严密伪装。4时30分设伏完毕。

   3日5时25分至10时10分、先后有28批125人、94头(匹)牛、马通过伏击区向爱头方向运动,其间有两批6名越军与20多名越民混杂一起,为避免伤击越民而将其放过。10时10分两名越军一前一后向伏击区运动,指挥组即令做好战斗准备、并将敌距伏击区的距离及时通报捕俘组,10时16分、两名越军进入伏击区,王忠良即按动“鬼子懵”(用黑色火药制成的烟火发射器)开关,捕俘手同时跃出,两敌见此景分别前奔后逃。前敌跑出约15米、捕俘手李俊学用微冲将敌击中,随即将敌捕捉上铐并进行包扎。后敌回逃约40米、左翼警戒组赵文富等4名同志集火将其击毙。此时200多米外的越民一片喊声,997高地哨兵开枪报警,空龙民兵已出动,指挥组令其打扫战场,立即押俘回撤。

    10时20分按伏击组、救护组、掩护组依次后撤。10时35分、发现空龙方向部分越军及武装民兵10余人向伏击区追击,此时指挥组令高机和迫击炮分队以猛烈火力拦阻追击之敌。10时45分、爱头民兵20余人沿小路下山欲断我退路,我高机火力压制,迫敌停止追击,敌占领阵地射击。11时43分、发隆敌炮兵开始对我进行还击。12时15分爱头重机向我射击。12时38分至14时、大丫口敌炮兵数次向我射击。我境外各组在我炮火掩护下,迅速荫蔽回撤。14时20分撤至境内时伤俘因流血过多生命垂危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4日13时10分我侦察队返回驻地。

[COLOR=blue]田蓬以南地区伏击捕俘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5年11月23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8人,在田蓬以南地区的1693.3高地西北和21号界东南侧分别组织了一次伏击捕俘战斗,捕获越军上等兵、下士各1名,我无一伤亡。

     1693.3高地和21号界,位于田蓬以南,为我军防御间隙地段。该地区地形复杂,山高坡陡,灌木丛生。在1693.3高地越方一侧,敌设有大量地雷和竹签。自1984年以来,越军经常化装成边民,渗入我境进行侦察袭扰活动。为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,我侦察队决定:由教导员李应魁带侦察连第1排,在边境线附近开展捕俘活动。

     侦察排受领任务后,分析研究了敌情、地形。8月27日、分别在沙仁寨西侧无名高地和1655高地开设了观察所、并派出了4个调查组,走访边防连、边防工作站和民兵哨所,了解当面敌情,熟悉境内外地形。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调查,掌握了敌人的活动规律。在充分发扬军事民主的基础上,制定了伏击捕俘方案:参谋杨明华带7人组成捕俘组,排长范守伦带5人组成掩护组,教导员李应魁带3人组成指挥组。方案制定后、3次组织骨干现场勘察地形,选择伏击地点、接近和回撤路线、并结合方案中预想的各种情况,组织了3次模拟训练。

    11月23日2时、侦察排按掩护组、捕俘组、指挥组的顺序从田蓬出发,利用夜暗和浓雾搜索前进。4时35分、掩护组荫蔽占领1693.3高地;4时38分、捕俘组秘密进入1693.3高地西北120米处伏击位置,并向前方90米派出1名观察员;指挥组在沙仁寨东南无名高地开设,各组进行了严密伪装。6时48分、观察员赵建义报告:从老凹山阵地下来1人,沿小路向我方运动,据此判为化装越军。杨参谋令赵严密监视,并要求各组做好战斗准备。6时57分、敌通过我观察哨,杨参谋即发出了“准备捕俘”命令。敌接近捕俘组40米处时,突然蹲下,假装提鞋并向我方观察,2分钟后继续前进。7时03分、当敌距我第1捕俘手2米时,杨参谋大喊一声“抓”,战士王跃红应声跃起扑向敌人,敌顿时惊慌失措企图顽抗,并伸手欲掏腰间手雷,但双臂已被王跃红紧紧抱住,在杨参谋、战士王茂献配合下,将敌制服扣上手铐,从其身上搜出手雷1枚。7时07分、我侦察排撤离现场,8时25分返回田蓬。             14时40分、群众情报员报告,在山脚寨发现1名可疑人员。根据群众情报员提供的情报,李教导员及时组织骨干分析敌情、地形。认为:山脚寨地形对我有利,敌情顾虑小,决心再次出击,并调整了部署。编为捕俘、搜索掩护、指挥3个组。李教导迅速召集各组进行了简单的动员、明确任务,尔后分头准备。15时12分、我侦察人员全部化装成边民,由情报员带路从田蓬出发。15时42分、指挥组在山脚寨东侧无名高地开设;杨参谋带捕俘组控制21号界东南侧小路,排长范守伦带搜索掩护组对山脚寨实施搜索。16时18分、当搜索到山脚寨南侧独立房时,发现1人身着苗族服装,背一竹筐正向21号界方向运动,情报员辨认为越军,范排长立即向捕俘组报告。16时25分、当敌到达21号界东南距捕俘组6米时,杨参谋大喊一声“上”,此时荫蔽在四周的捕俘战士一跃而起,敌发现前面有人,迅速转身滚下右侧土坎企图逃跑。杨参谋一个箭步跳下土坎,抓住敌人并与敌人扭打起来,战士王茂献、杨宣布、赵建义及时赶到配合杨参谋将敌抓获并迅速将其捆绑,2分钟后我侦察人员撤离现场。17时0分押送俘虏返回田蓬。
 
[COLOR=blue]马鹿塘地区渗透侦察、引导炮击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5年12月19日至23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08人,在守备2团炮营2连的配合下,对马鹿塘地区实施了一次渗透侦察。查明了1308高地、1549高地地区地形;1294高地、1362高地为越军247团2营一个加强排的野战阵地;在修仁、南并、南丁有越军驻防;1508高地、1731高地有新修公路,附近有迫击炮、火箭炮阵地,并引导炮兵对1294高地、1362高地、修仁、南并、南丁等目标实施突然炮击,歼敌20余人,屯兵棚2栋,掩蔽部6个,我无一伤亡。

    马鹿塘位于骑线点越方约2公里处。该地区北高南低,高差900多米,坡度达60-70度,植被茂密,茅草高于人体,隐蔽条件较好。马鹿塘以南地区为越军247团驻守。观察发现:1294高地、1362高地常有越军活动,并有零散人员下阵地砍柴、取水。为了进一步查明该地区敌情、地形,有效打击敌人,我侦察队决心以一个连的兵力,从1716.3高地出境,秘密进入马鹿塘附近,对该地区实施渗透侦察、寻机捕俘,并视情况引导炮兵对其实施火力袭击。

    定下决心后、侦察队在1601高地开设了观察所,组织观察45天。指挥组长郭元先、中队长殷义水先后3次带领骨干勘察地形,拍摄了地形照片,并在此基础上拟定了侦察方案。即第一步:逐段搜索,查明1294高地、1362高地及附近地区敌兵力部署,特别是阵地之敌活动规律;第二步:选择有利地区设伏,寻机捕俘;第三步:不利我捕俘时引导炮兵射击,杀伤敌有生力量。战斗编成为8个组:排长包培斗带领工兵8人组成破障组,负责开辟通路;连长朱加林带侦察兵10人组成侦察捕俘组,查明敌情,寻机捕俘,听令引导炮兵射击;副连长王景春带10人组成掩护组,随侦察捕俘组跟进,掩护其战斗行动;高机组配置在1601高地西北500米处;副指导员李树凯带接应组18人配置在1716.3高地北侧;100迫击炮3门配置在卡房角东北200米处,152榴弹炮在黄瓜坡东侧公路占领阵地;指挥组在1601高地开设。方案预想了25种特殊情况,侦察队3次组织了沙盘推演,选择相似地形组织了4次模拟训练,并与守备2团炮营进行了协同。

    12月19日3时40分、出境分队荫蔽进至卡房角待机地域,派出警戒,堵路卡口,封锁消息。9时、指挥所在1601高地开设,组织破障组秘密开辟通路。20日17时、进至1716.3高地东南侧200米处,排雷13枚。尔后派出警戒就地露营潜听。21日7时副大队长高满船、教导员李应魁组织侦察捕俘组、掩护组越境渗透。13时20分进至1679高地北侧60米处,遇大面积雷场,在地形对我不利,无法绕道的情况下,采取分组轮换作业的方法,每人作业20分钟,战士骆兴力1人排雷27枚(其中压发雷12枚)。22日9时20分、侦察捕俘组占领了1549高地。组织观察、发现马鹿塘东侧植被被烧毁,不利我继续渗透,即组织对1294高地、1362高地、修仁、南并、南丁、1508高地、1731高地实施观察。

   22日9时50分、观察发现1294高地、1362高地有40余名越军抬运木料,构筑工事。10时5分、指挥组即令侦察捕俘组引导我100迫击炮、152榴弹炮对暴露之敌突然炮击。第一次急促射54发炮弹覆盖目标,当场炸死炸伤敌10余人。尔后向纵深5个目标转移火力。12时10分、敌迫击炮向1549高地、1308高地、1716.3高地反击,3次发射炮弹20余发,1362高地零星散兵向1549高地方向射击,其纵深火箭炮向我滑石板炮击8发。12时16分、出境分队根据指挥组命令,在高机、炮兵火力掩护下,封闭通路,交替回撤,13时48分、撤至1716.3高地。20时30分我侦察队全部撤至河边寨。23日8时安全返回驻地。
 
[COLOR=blue]麻栗山寨西北侧遭遇战斗[/COLOR]

   1985年12月29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32人,在麻栗山寨西北侧设伏时与敌遭遇,毙敌19名,摧毁敌营房4栋及部分表面工事,我无一伤亡。

    麻栗山寨位于越漫美东北1.5公里。漫美地区驻有越111公安屯、247团1营和1个侦察队,主要阵地在马店西南无名高地、1251高地、1074高地、998高地东南无名高地、972高地、漫美东北侧无名高地、936高地(依次编为1至7号阵地)。满邦北侧和1074高地西南侧各有一个迫击炮阵地。前沿和南北河越方一侧设有不规则雷场。该敌常由漫美或马店沿小路、河谷下山,在国境线附近搜索、巡逻。我侦察队决心在敌必经之路设伏,相机捕俘。

    漫美地区南高北低、高差700余米,谷沟较多,植被茂密,隐蔽条件较好。

    定下决心后,侦察队首先在1084高地、902高地、1016高地开设了观察所,并广泛向南北村、大花山、小花山边民调查询问,组织了10余次抵近侦察,查明了当面之敌编制、装备、障碍设置及下山搜索、巡逻等情况。根据敌情、地形确定了战斗编组:连长陈大法带24人组成伏击组,第一步在8号界地区设伏,第二步8号界设伏不成即前出至麻栗山寨西北侧敌巡逻小路设伏,捕捉俘虏;参谋邓荣坚带10人组成接应组,在南北村东南侧荫蔽待命,随时准备前出接应伏击组的行动;参谋李勇带13人、携带高机2挺,分队长薛登荣带23人、携带100迫击炮3门,分别在大花山南侧无名高地、小花山西侧无名高地占领发射阵地,以火力掩护伏击组行动;副队长陈晓孔带54人,组成保障组,负责运送弹药;队长马振祥、参谋朱海平等8人组成指挥组,配置在大花山北侧。侦察队4次组织沙盘推演,6次组织模拟训练。于12月22日16时前完成了一切准备。

    12月23日至25日、利用夜暗和浓雾秘密开辟通路2条(编为1、2号通路):1号通路从622高地北侧至麻栗山寨东北侧,排雷39颗;2号通路从南北村南侧河湾至841高地东侧山腿,排雷9颗,并组织8人在2号通路口担任警戒。

    26日16时、各组分别从保良街出发。伏击组沿漫约南侧小路进至8号界设伏。19时0分各组到达预定位置。潜伏至28日6时未见敌下山,侦察队决定前出至麻栗山寨地区设伏。19时从2号通路出境,20时20分进至麻栗山寨西北侧,20时35分设伏完毕。23时50分至29日2时14分,分别发现敌3、4、6号阵地有灯光,并有零星枪声,判为敌盲目射击。潜伏至4时30分未见敌下山,即准备按预定计划秘密进至麻栗山寨潜伏,夜间继续在敌必经之路设伏。

    29日5时35分、伏击组正向麻栗山寨搜索前进,听到前方约150米处有说话声,即分成三组:一组在左、二组在右、三组在中间占领了有利地形。敌约1个班从3号阵地向我方搜索,5时40分、距我约80米时,伏击组集火射击当场毙敌5人。此时3、4、6、7号阵地及马店之敌以步枪、高机火力向我射击,马中队长令迅速撤离,高机、炮兵按予先火力计划对敌压制,掩护伏击组撤离。6时55分、伏击组交替掩护撤至我境内。9时08分我侦察队全部撤至保良街。
 
[/SIZE]

[HR][img]../images/disp.gif[/IMG][COLOR=#C0C0C0]我声明该帖仅对原作进行了添改,如有版权争议,我愿为此承担责任。[/COLOR]
1楼
[SIZE=3]

[COLOR=blue]那殿地区袭击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6年3月6日至7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29人,在那殿地区实施了一次袭击战斗,我发射炮弹450发,歼敌20余人,摧毁屯兵房6栋,我雷伤一人(张社国)。

    那殿位于中越边境2段7号界南1.5公里,是漫美、马店守敌之间隙地段。北侧有一水渠经1086高地南端流向漫美,是漫美之敌水源,时有越军清理水渠。南侧是漫美通往满邦的大路,每星期五、六日有2~4名越军护送骡马运送物资来往于该路之间。1086、1224高地上时有越军巡逻。

    该地区地形复杂,沟谷山背交错(高差670米)。植被多为茅草,便于我荫蔽进出和设伏。为主动打击敌人,确保老山主战场右翼安全,我侦察队决心在那殿地区设伏捕捉俘虏。

    根据敌情、地形和任务,确定了战斗编成:捕俘组由25人组成,副中队长周继光任队长,下分2个捕俘组,第一捕俘组由侦察连长丁家学带10人组成,在1086高地西侧设伏,捕捉沿水渠运动之敌。第二捕俘组由侦察连指导员熊艳庭带8人组成,在那殿东南侧大路转弯处设伏,监视马店、漫美敌行动,捕捉沿大路运动之敌。火力组由53人组成,携带100迫击炮5门、高机2挺,分别在花山南侧、娃娃洞西北侧和1024.5高地西侧、1059.8高地占领阵地。预备队由排长采根柱带8人组成,在961高地荫蔽。接应组由副指导员张克勇带14人组成,在1251高地东侧山谷荫蔽待命。大队救护组配置在牛厂东侧谷地。

   方案上报批准后,侦察队3次组织沙盘推演,2次召开军事民主会,群策群力研究打法。在相似地形上反复进行了模拟训练。重点演练了走、藏、抓、打、撤等问题,使大家做到心中有数。军工作组、大队领导4次到侦察队检查各项准备工作,集中全力组织各项战斗保障。大队在娃娃洞开设了基本指挥所,由副参谋长白绍珍及大队主要领导组成,并派出了前进指挥组,由副大队长高满船、指挥组长郭原先、中队长曹茂学负责指挥各组的行动。

   4日、5日,搜排组由7号界开辟通路400米,未发现异常,原地继续监视。6日8时50分、指挥组、观察所分别在7号界、1024.5高地开设。11时50分、炮兵、高机分队占领了阵地并完成了射击准备。12时、前出分队到达7号界。13时、按接应组、捕俘1、2组的顺序越境。渗透途中,漫美、那殿方向多次传来枪声,经观察分析,判为越军盲目射击。15时10分、第一捕俘组和各组主要骨干到达预定设伏区,副队长周继光带各组长勘察地形后、令一组占领位置并部分截断水流,二组向1086高地前出搜索警戒。16时20分、在1086高地西侧100米处发现绊雷,组长令工兵张社国进行排除。张社国在接近绊发雷时,左脚触压发雷受伤,周继光即组织捕俘一组原地监视漫美、马店之敌,令二组抢救后送伤员。18时40分、捕俘一组和1024.5高地观察所发现漫美之敌约30余人向1074高地方向运动,炮兵1组即行拦阻射击。同时、那殿之敌也占领了阵地。两名越军从1086高地向下运动,捕俘一组即前出将其击毙。指挥组即令炮兵二组对敌进行压制射击,掩护前出分队及伤员回撤。20时53分、前出分队撤回境内,7日3时20分返回驻地,观察所继续对那殿地区之敌观察。
 
[COLOR=blue]1574.7高地地区境外设伏反敌炮击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6年2月5日、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03人,在1574.7高地地区组织境外设伏遭敌炮击,我即组织炮火还击,掩护境外分队撤离。发射炮弹198发,毙伤敌10余人,摧毁敌120迫击炮阵地一座,我无一伤亡。

    1574.7高地位于中越边界2段12号界西南1.4公里,左翼1.2公里处为1436高地,右翼2.8公里处为1682.3高地,均为我守备二团防御阵地,1574.7高地阵地与敌达莫扣阵地相对峙。由于我防御间隙较大,越军曾多次企图向我方渗透袭扰。1月28、29日,我1574.7高地观察所报告:在该阵地两翼5次发现灯光,3次听见地雷爆炸声。友邻部队通报:在1542高地东南侧发现有敌新开辟通路痕迹。综合情况分析判断:敌有从我1574.7高地两翼渗透的迹象。

    为防敌渗透,打敌特工,确保老山主战场右翼安全,我侦察队决心在1574.7高地两翼组织搜索设伏。

    由侦察连副连长张建星、副指导员张克勇各带22人组成设伏1、2组,分别在1574.7高地两翼防御间隙的1517高地、1542高地境外500米设伏。参谋张勇带13人组成搜索组在1542高地前出搜索敌通路位置,查明情况。副教导员王保才、副队长周继光带42人组成指挥、接应、火力掩护组配置在1574.7高地。大队、中队在猛洞开设基本指挥所。大队救护组在猛洞检查站待命。

   方案批准后、侦察队组织参战人员重点研究了防雷伤、炮击、与敌遭遇、遭敌伏击和防寒等问题,于3日24时前完成了一切战斗准备。

   4日13时50分、指挥组在1574.7高地开设完毕。13时55分、第1、2设伏组分别搜排了设伏区。排绊发雷1枚、压发雷2枚,同时派出部分人员前出境外搜索约400米,未发现异常情况。17时20分、火力掩护组4门100迫击炮在1574.7高地西北公路拐弯处占领发射阵地并做好射击准备。18时40分、各组设伏完毕。23时10分,1、2组发现1574。7高地前沿有灯光闪动并报告指挥组,指挥组即令各组注意观察做好战斗准备。24时0分,情况消失。5日6时40分、指挥组令搜索组前出搜索,9时10分、搜索组交替掩护到达1542高地东南500米,发现有敌新开辟的通路和人员活动痕迹。派出警戒后及时拍摄了脚印照片并就地占领有利地形。指挥组令停止前进,将通路用地雷封闭,原地设伏。9时26分、达莫扣南侧炮兵突然向我1542高地设伏区发射炮弹5发,最近弹离我设伏区约100米,指挥组即令我100迫击炮压制敌炮兵阵地和达莫扣主峰之敌。在炮火掩护下,搜索、设伏组拉大距离迅速回撤,10时03分、我侦察队全部撤至境内安全地带。

[COLOR=blue]1224高地抵近观察[/COLOR]

    1986年1月31日、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39人,在中队长曹茂学的带领下在1224高地实施了一次抵近观察,拍摄照片23张,查明了漫美至马店地区纵深的地形、敌情及活动规律。

    1224高地位于中越边界2段7号界碑南1500米处,地处漫美、马店守敌间隙,四周杂草丛生,植被茂密,地形复杂,高差674米。

经21天观察调查,漫美、马店各驻守一个连的兵力,由于地形受限,其具体配置及活动规律尚未掌握,为进一步查明该地区纵深敌情、地形及道路情况,寻找捕俘战机,我侦察队决心在1224高地实施一次抵近观察。

   定下决心后、侦察队挑选39人组成搜索、掩护、侦察、火力4个组,拟定上报了行动方案,在沙盘上给各组确定了任务,组织了协同,进行了战斗动员,准备了两部照相机,一部40倍望远镜和11种食品,使同志们对完成这次任务做到了心中有数。

   31日6时10分、侦察队从保良街出发,7时30分到达941高地。8时25分火力组在866高地北侧占领发射阵地,8时40分、搜索组搜控了炭山。9时10分、侦察组、掩护组到达7号界,即对马店至1074高地一线进行观察,拍摄照片,发现1074高地工事完备,1224高地、1074高地西北无名高地有残存工事,均无敌防守。10时25分、继续前出,11时15分侦察组到达7号界西南500米处山背,搜索组、掩护组同时占领了周围有利地形,经30分钟的潜听未发现异常。12时35分、搜索组搜控了1224高地。13时23分、侦察组到达1224高地东北侧约300米处山背,随即对漫美、马店之纵深地形、敌情及道路情况进行观察、拍照。16时40分、按掩护组、侦察组、搜索组的顺序回撤,19时0分侦察队全部撤回境内。

    根据现地观察和照片判读,综合分析得出:998高程点、漫美、972高程点为敌一个连兵力和公安屯50余人驻守;马店有敌一个连和部分特工队(50余人)防守;1086高地、1224高地有较完备的工事但无敌防守;1074高地昼间有观察哨;漫美至满邦有大路相连,满邦至马店有小路相通为敌补给线;1224高地经无名高地至漫美有水渠一条,从两侧留有疏通水渠时捞起的树叶、杂草和部分胶鞋脚印,判为漫美之敌的饮用水渠。

[COLOR=blue]南幸农地区伏击捕俘战斗[/COLOR]

    1985年7月3日至5日,原昆明军区第七侦察大队125人在守备3团6连炮排的配合下,对驻守在南幸农地区的越112边防公安屯组织了一次伏击捕俘战斗。俘敌2名(回撤时因我出现伤亡无法带回,将其击毙),毙敌30余人,缴获冲锋枪2支,摧毁屯兵房2栋,火力点3个,我亡4人(副连长:余恒辉、班长:郭跃华、副班长:潘庆生、战士:谢贺),伤2人(吴玉建、彭少秋)。

   南幸农距中越边境2段6号界碑3.5公里,位于1502高地北侧,与我隔河相望,高差950米。河西靠我方一侧植被茂密,山高坡陡。河东植被逐渐稀少,多为梯田农地。南幸农西南800米处有一村寨(沙赛),两寨之间有小路相连。

   经观察调查,越112边防公安屯一个排的兵力和50余名脱产民兵分别驻守两寨,其中南幸农有公安屯两个班、民兵30余名,沙赛一个班、民兵20余名,经常在9时至10时、14时至17时沿小路来往于南幸农和沙赛之间。多则5人,少则2人。为了进一步查明该地区纵深及两翼敌兵力部署,进一步把紧张空气引向越方,我部决心在两寨之间小路附近组织设伏,捕捉俘虏。

   根据该地区地形、敌情,我侦察队制定了伏击捕俘方案:由副中队长崔胜军带13人组成捕俘组,在南幸农至沙赛之间小路设伏;分队长夏华其带12人组成掩护组,配置在792水准点西北200米处,掩护捕俘组行动;副分队长丁家学带7人(含医生、卫生员各1人)组成接应组,配置在792水准点西南100米处,随时准备接应支援捕俘组。副教导员王保才带29人组成警戒组,负责警戒通路。大队火力分队长徐建华带51人组成火力队,携带100、60迫击炮和12.7高机,分别配置在6号界碑南400米处,792水准点西北100米处,牛厂东南300米处,随时以火力掩护捕俘组行动。中队长曹茂学带7人组成指挥组,配置在1638高地。

    指挥组与各组、守备3团6连、13连分别建立无线电专向和网路。

    方案报67军和军区前指批准后,侦察队4次组织骨干进行沙盘推演。根据方案中设想的各种情况,选择相似地形组织了7次模拟演练。军副参谋长白绍珍和大队领导对准备工作逐项进行了检查、并进行了战斗动员。7月2日15时、部分参战人员秘密输送至13连驻地,18时完成了一切战斗准备。

    3日5时、侦察队指挥组在1638高地开设。5时30分按警戒组、60迫击炮小队、接应组的顺序从6号界越境,经1266高地、1237高地之间于11时39分到达预定位置,60迫击炮占领了发射阵地。13时20分、捕俘组、掩护组越境,20时40分进至792水准点西北500米处山背。崔胜军组织掩护、接应组长进行观察和潜听,未发现异常情况。22时30分、掩护组、接应组分别到达预定位置。23时、100迫击炮占领发射阵地,23时10分、捕俘组越河继续搜索前进。4日2时40分到达预定位置。随即组织骨干勘察地形,明确任务、进行伪装,5时潜伏完毕。

   4日6时10分、捕俘组观察发现南幸农、沙赛屯兵房均有越军出入,越民也陆续下地劳动。6时30分至8时40分有7批越民15人次通过潜击区,距我捕俘人员最近的只有1米,均未被发现。9时浓雾升起,能见度仅30米、并降大雨。指挥组、捕俘组观察受限。10时26分、两名越军肩枪沿小路由南幸农向沙赛运动,距我潜伏区40余米,被捕俘组观察员发现并报告组长。崔胜军即用暗语令全组作好战斗准备。29分、第一名越军在距我潜伏人员仅1米的草丛坐下休息,另一名越军紧跟其后。崔胜军即下达捕俘命令,副班长潘庆生、战士谢贺一跃而上将坐在草丛中的越军当即捕捉。同时、班长郭跃华一个点射击中另一名越军腿部,敌喊叫几声顺山坡滚下,此时、副连长余恒辉、班长郭跃华等人追赶10余米将其捕捉。

    10时34分、捕俘组交替掩护回撤,由于枪声和喊叫声惊动了南幸农、沙赛的越军和民兵,即占领有利地形向我射击,同时组织约两个班兵力由南幸农、沙赛两个方向向我捕俘组两侧运动,企图断我退路。由于捕俘组带有伤俘,加之敌火力封锁,追兵距我越来越近。在这危急时刻,副连长余恒辉带郭跃华、潘庆生、谢贺主动担任掩护,以火力反击敌人,掩护其他同志押俘后撤。在激烈的战斗中四位同志先后壮烈牺牲,战士吴玉建、彭少秋也相继负伤。崔胜军见此情景急令将俘虏击毙,返回抢救伤员。由于敌火力密集且地形对我不利,捕俘组无法接近。10时37分、能见度好转,指挥组令100迫击炮、高机向南幸农、沙赛进行压制、拦阻射击。10时40分、掩护组、接应组在炮火掩护下前出接应。13时10分、包围并搜控了沙赛。摧毁了敌火力点。尔后部分兵力掩护、部分兵力向潜伏区运动,肃清残敌。14时20分、与捕俘组会合。14时26分、在火力掩护下,搬运烈士遗体,交替掩护回撤。5日10时、我侦察队全部撤回境内。

[/SIZE]
2楼
高大哥应该是个侦察兵吧,你的资料保存的最完整,你的回忆录全都数字化,时间都精确到分了。
3楼
[QUOTE][b]下面引用由[u]雨竹[/u]发表的内容:[/b]

高大哥应该是个侦察兵吧,你的资料保存的最完整,你的回忆录全都数字化,时间都精确到分了。[/QUOTE]
雨竹妹妹:你好!
谢谢你的支持与关注!
一切的一切皆因这段历史让我刻骨铭心!
4楼
回忆很细.不错
5楼
    gaojianming、雨竹版主:帖子太棒了!
    欣赏、祝贺,祝福!

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.0312 seconds width 3 queri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