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情况
楼主
  • 头像
  • 级别
    • 声望+3
    • 财富18
    • 积分34
    • 经验1020
    • 文章51
    • 注册2003-11-04
    口 令 ---- 戍边逸事之二
    [P]口  令  ---- 戍边逸事之二[/P][P][FACE=宋体]小时候,一直对《奇袭白虎团》津津乐道。英雄们搞到敌人的口令,钻进敌内部,敲掉敌团部。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,让在那文化生活匮乏年月的孩子们百听不厌。 [/P][P]参军后听到得有关口令的故事,却是意外沉重。 [/P][P]79年的自卫反击战,取得胜利是没有说的。但是,反映出的问题也是深刻的。大部分部队30年没有战事,一直忙于搞阶级斗争,搞政治挂帅,兵基本没练,虽然在76年以后进行了一些军事准备,但都没有具体的针对性。 [/P][P]部队开赴边境准备作战,防止敌特工搞破坏上上下下都很重视。的确,经历几十年战争的越特工部队不可轻视。然而,我们的部队没有重视单兵的心理训练,以至造成误伤的发生。 [/P][P]晚上单兵站岗,在这情况复杂,又是陌生的边境地区,即使有几年兵龄的老兵也都很害怕,就更不用说新兵了。每个人在岗上,都是子弹上膛,打开保险。深夜,干部查哨,高一脚,浅一脚向哨位走来,满脑子都是摸黑走路怕摔倒,哨兵一声大喝:口令!早就忘到呱哇国去了。有的干部就站在那里死想口令不作声,一动也不敢动,有的知道哨兵子弹顶上膛的,怕哨兵开枪,一个箭步跳到树后藏起来。哨兵也紧张,抬手就是一梭子。还有的哨兵,听见有人来,紧张得口令也忘了问,端起枪就扫。尽管发生这样的事故不是普遍现象,但确有人为这不应该有的事故而倒下。 [/P][P]在军校时,教员说之所以要告诉你们这些故事,目的是要你们能牢记教训,避免类似事故的发生。但是,对于战争没有真切体会,并且非常自负的我们,从根本上没有加以重视。 [/P][P]我讲两个故事,第一个是我自己的。 [/P][P][/P][P]老山防御作战期间,我们32师换下40师后,立即对工事加紧整修,阵地上急需材料,师直各分队、机关干部都接到了为步兵阵地送钢板的任务。 [/P][P]84年8月的一天夜里,我们连队(工兵3连)第一次送波纹钢板上阵地,我和两个战士在队伍最后面,帮助掉队的人,后半夜才到达山顶阵地。大家都筋疲力尽,衣服早就被汗水、雨水打湿,浑身上下都是泥,卸掉钢板后就脱掉衣服打“光胴胴”。 [/P][P]队伍后队改做前队下山了,我就在队伍的最前面。跌跌撞撞下了山,从船头又走了3公里,就快到曼棍的钢架桥了。在我们前面的工兵一连突然开始跑步,一转眼,一直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的“光胴胴”就快不见身影了。我急忙向在队伍最后面的连长传话,请示我们是不是也跑步,连长的回话还没传上来,1连已经走过桥了,我们几乎是紧跟着来到桥头。“口令”突然,出黑暗中冲着我们传来了一声大喊!我觉得像猛地撞到了一堵墙上,猛地杀住步子。又听两声上膛的拉枪栓声音,要命的是我忘记了口令。那当口,我感到头一下子膨胀得大好大,耳朵嗡嗡作响,浑身上下都是冷汗。 [/P][P]我们个个累得像“狗舅子”一样,脑子里装满地就是两个字“疲劳”,又一直在一连屁股后面傻乎乎走了半天,哪里还晓得会碰上哨兵啊。就即使有哨兵,想必一连在前面也把事情处理了嘛。要命的是,黑暗中已经有两支上了膛的枪口对准我,情急之下我们想不起来当晚的口令了。足足有5、6秒钟,我和身边一个战士才同时喊出来“战......!回令”,哨兵答“士”。 [/P][P]尽管只有短短的几秒中煎熬,这是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经历,我的感觉太长太长,以至于到现在,我都落下一个毛病,被吓一跳或突然一紧张,耳朵就嗡嗡作响。 [/P][P]我走上前一瞧,当晚值勤的哨兵竟然是一连的兵,我们平常碰到一起还经常说笑话,难怪他们放过1连,却把我们挡住。差点把胆给我吓掉。我那个气啊!一扬手真想给他个大嘴巴…… [/P][P][/P][P]这个故事不好笑,说个笑人的。 [/P][P]第2个故事是听来的。 [/P][P]与我们连住在一个山洞的是无线连,报务员的手很金贵,像钢琴师的手,不能干过多体力活,干多了,发报操作按键有障碍。所以,他们一直没有接到送物资上阵地的任务,但既然上了战场不上阵地看看,总不干心。一再要求下,被派到了送木料的任务。木料有2米多长,30多厘米见方,比较重,一个人扛比较重,一般都要求两个人抬一根。 [/P][P]龙站长是个为人很憨直的一个人,他雄赳赳地一人扛了一根木料,跑到了队伍最前头,嘴里还嘟朗道:俺们是干部,要起带头作用。到山脚刚开始上坡,他就从最前头退到了队伍中段,再爬一会坡,就到队伍最后面了。他对在后面搞收容的司务长说,你们先走,后面算我的。 [/P][P]不知道后面什么东西算他的,反正他是离队伍越来越远。当他气踹如牛,手脚并用,好不容易爬上一道坎,猛听一声“站住!口令!”同时就是一声“哗啦”拉枪栓的声音。 [/P][P]老龙当兵就是通信兵,但此时步兵的战术动作却玩得非常出色,木料“咚”的一声丢进树丛里,饿狗抢屎一样猛扑在地上,稀泥滚满了一身,情急之下直叫:“老兵!别开枪!我跟前头是一伙的。” [/P][P][/P][P]哨兵不管,还是喝问:“口令!” [/P][P]老龙没法,想了想说:“你让我想一想可不可以?” [/P][P]哨兵可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:但还是命令道“快!” [/P][P]老龙好不容易把木料拖出来,自己坐在上面,直踹气。 [/P][P]哨兵不乐意了:“想好了吗!” [/P][P]“慌哪样嘛”他摸了一下口袋,从沾满泥的烟盒里掏了一支还未打湿的衔在嘴上,火柴受潮划不着,只擦出一点点火星。 [/P][P][/P][P]哨兵制止道:“不准打火!” [/P][P]老龙恼怒地把烟和火柴扔到地上,踩了一脚:“我想起了。” [/P][P]哨兵问:“口令”,老龙底气十足:“政策!!!”马上问哨兵:“回令?” [/P][P]哨兵莞尔:“老兵搞逑哦,你把回令都一起答了还问我回令!” [/P][P]老龙扛起木料走过去,哨兵讨好地问:“老兵,还有烟没有?”老龙没好气地摇摇头:“去抽你自己的那根旱烟!”一摇一晃地向阵地上走去。 [/P][P][/FACE][/P]
    [ 此贴最后由qinmaolan在2012-11-11 22:28:44编辑过 ]
    余五岁入私塾,熟习四书五经,屡试不第,垂头丧气;  遂弃文习武,考武举,试射一箭,中考官,被逐出场。
    在线情况
    2
    • 头像
    • 级别
    • 门派
    • 职务区版主
    • 声望+5000191
    • 财富290000110
    • 积分560588853574
    • 经验167287
    • 文章67316
    • 注册2009-09-27
    [EM41]战争不是电影
    忘我,悟我,尊我,于无我中~~~~~有我
    [url=http://www.laoshanlan.com/club/plug-ins/ad/get.asp?get=7683][IMG]http://www.laoshanlan.com/club/images/temp/BANNER17.GIF[/IMG][/URL]            
    在线情况
    3
    • 头像
    • 级别
    • 门派
    • 职务区版主
    • 声望+5100285
    • 财富5011796
    • 积分217191728164
    • 经验137297
    • 文章47258
    • 注册2006-01-16
    阅啦~~~~~~~~~~~~~~


    老山是我们参战人员永远的骄傲、永远的回忆、永远的留恋。
    Powered by LeadBBS 9.2 licence.
    Page created in 0.0469 seconds with 6 queries.